导善

标签:      2016-11-29 11:37:54
文章来源 / 原创
文/office

导  善

刘美珍

堵不如疏,疏仍需导。

播下善良的种子,收获成长的喜悦。

 

周五下午,接近6点时分,东湖中学校园。觉得自己好像穿越了一般,在等待女儿京剧学习放学的间隙,忽然想起还要写一份班主任工作交流的稿子,绞尽脑汁,勉力而为。思前想后,灵光一现地,这两句话就跳出来了。随之而来的,是记忆里一张张生机勃勃的笑脸,和那些年,那些学生,以及,那些再寻常不过的,校园记事。

03年的夏天,班上初二的学生也随着季节变化躁动不安。渐渐地,风言风语都很快地指向了两个女生,她们很明显地比过去更注重外表了,也有有经验的老师跟我说要注意这两个孩子:“头发怪,不是在恋爱,就是在学坏。”初出茅庐当班主任不够两年的我,在掌握了所谓的足够的证据之后,决定快刀斩乱麻,找学生谈,约家长谈,决定把这个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学生确实都很配合,至少在学校里和老师面前显得很配合。但两个女生的成绩还是明显地下降了许多,很有点一蹶不振的感觉。多年以后,当她们也大学毕业步入社会,我才知道,其实,老师和家长的干预是促成她们下定决心“逆天而行”的动力。挖空心思地躲避老师和家长,还有各种可能的密探,浪费了她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间接地影响了她们的学习。透过这个失败的例子,我开始意识到一味的堵是徒劳无功的,换一种方式,效果也许更好。11年的夏天,我迎来了在东湖带的第一届学生,小郑是其中很富有个性的一个。从见到她的第一天起,我就注意到她对自己的外表特别在意:明显化过妆的脸,红润的嘴唇,偶尔还喜欢偷偷地带耳环。吸取了原有的教训,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忽视这些“不好”的兆头,转而去寻找她的优点:积极、上进、在同学中有号召力,是很好的做班干部的材料。针对她的特点,我让她负责班上的自习管理和负责收取学生自己管理的款项,她总能把工作做得很到位,按时按质按量地完成任务。数学老师也看中了她的管理能力,让她做科代表。小郑的积极性被完全的调动起来,几次考试下来,英语从40多分进步到了60多分,其他学科成绩也有进步,年级排名一直处于上升状态,学习也充满了动力。直到现在,她也不确定老师们到底有没有曾经注意过她那张化过妆的脸,但明显的是,她不像过去那样只用她的脸去换取别人的注意了。原来堵不如疏,疏仍需导,对于这些青春期萌动的孩子,也许我们真的应该调整思路,在这些小的细节上,放彼此一马,给她一个机会和平台,让她有机会去展示自己。原因嘛,借用最近一段时间在《青年文摘》上读到的一句话:没关系,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没关系,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在我带过的班级里,阳光灿烂的孩子总是大多数,少年不识愁滋味。但一个班级里,也往往有个别学生会有行为偏差,或者,偶尔会觉得个别学生不够阳光。通常这样的学生,背后都有一个有问题的家庭。成长经历的不同造就了个人性格的不同,也就是,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怪”。06年开始带起的7班就有这么一个学生小吴,小吴在班上是特立独行的,显得有些早熟。在大多数稚气未脱的学生中,他常常有不同的声音。因为独特的个性,他在宿舍和在班级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孤立,我也曾经不只一次听说他的“怪”:不愿与人分享,总觉得别人幼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也就听之任之了。直到一直平静的班级有一天发生了一件看似偶然却又必然的事:一个女生的手机在班级里不见了。那是一个星期二的早上,小温跑过来跟我说她的手机不见了,丢失的地点就在教室。不一会儿,有两个女生跑过来说她们“知道”是谁偷的,矛头直指小吴。当时教室只有走廊才有监控,教室内的情况看不太清楚,而且只能到门卫处查看。我想了一想,以我对这些孩子的认识,我觉得就算是他拿了,也应该只是好奇而已。假如不是他,直接说他等于引爆班级的不稳定因素,他就更难以在班级生存下去了。我先安抚了失主,然后在早读结束后的休息间隙到教室说有为好奇的同学错拿了小温同学的手机,我也不想兴师动众地去查,今天课间请所有的同学都到我办公桌前走一圈,可三三两两,也可独自行动,请这位同学把手机放到我的办公桌上,这件事便既往不咎了。上完课后,我跑了趟保卫室,果然走廊的监控根本没有教室里的情况。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结果,同时也在考虑一个问题,万一这招不灵,下一步我该怎么做?一个早上过去了,我的桌面上空空如也。直到下午第二节班级体育课后,从文印室回来,发现丢失的手机就在我的桌面上,我心头的大石才真正地放了下来。此时仍然有学生来告诉我说应该是小吴拿的,因为他们看见他进了办公室,然后手机就出现了。我只说我要遵守我的诺言,就不必再去追究了。时至今日,我仍然不能确定手机是不是小吴拿的,我只知道在这次风波过后,小吴有了一些细微的改变。对待同学,他变得友好和热情;对待老师,他变得信任。我也逐渐了解到他爸爸长期在外地工作,他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强,他看不惯班上那些娇滴滴的小女生和天真烂漫得近乎幼稚的小男生,同时又羡慕他们的父母总是能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及时地伸出援手。我们班最后的毕业纪念光盘资料的整理工作是他主动提出承担的,在他毕业后的几年里,我总能收到他的短信问候,当他考上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分校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告知了我。那一年的7班,孩子们都和我一样记得曾经走过的点点滴滴和这一段小插曲。也许,在我们的班主任工作中,不是在此时,就是在下一刻,学生们就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只要我们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带着最真挚的善意,就能在孩子的心灵土壤里开出善良的花,让他们在前行的道路上充满正能量,并且把这种正能量带给他的朋友、家人,怀揣对社会的人和事的爱,成为一个合格的社会公民。

回首10多年的班主任工作,我也常常觉得自己很疲惫。总觉得干不完的活,处理不完的事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但同时,每当我看见那一张张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却同样灿烂而阳光的笑脸,与他们共享成长的酸甜苦辣时,我的内心,又分明是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