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好声音》里想到的

标签:      2016-11-29 11:20:22
文章来源 / 原创
文/office

从《中国好声音》里想到的

文斗

应该说,2012年席卷中国的音乐节目《中国好声音》,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连我这个对音乐选秀节目,几乎没多大兴趣的,甚至当年红极一时的05超女也没被吸引住的,跟高雅艺术完全八杆子打不着的中学科学老师,也因为这档节目的精彩而沉迷了整整一个暑假,甚至于我的QQ签名到现在还和它有关,节目对我的影响和震撼可想而知。

中国好声音里的歌曲,几乎没有新歌,就我所跟的几期节目中,听到的全都是以前听过的歌,有的歌甚至已经被多人传唱或翻唱了无数遍。如《暗香》这首歌,它的原唱是沙宝亮,当年也为很多人喜爱,但沙宝亮版的《暗香》,从没打动过我,我甚至一度坚定的认为歌曲本身就没写出味道来,至到有一天我意外的听到了中国好声音里刘振宇的女生版《暗香》,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深深的爱上这首歌。

从打动我的《中国好声音》节目中,我看到了跟我们的教育教学工作中异曲同工的之处:与时俱进,老歌新唱,只需真情动人

这个过程让我想到我们在带班时与学生沟通,对学生进行教育时,有时我们以为对某类事件是个老生常谈,以前我们就是用这个手段和这种方式进行的,现在也应该用这个方式没问题,但实际效果却达不到理想。原因在哪,可能主要的问题就是:事件发生的过程和结果是相似的,但产生的原因却可能千差万别。

当班主任的老师,可能都处理过几桩打架事件,我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大家对处理打架事件都多少有一个套路:了解事件,安慰被打者,批评打人者,并请打人者的家长或写检查,结束事件。

但对以下这件打架事件,我则是这样处理的:

刚接手一个初三班级,学生还没认全的一个早上,早读还没开始,一个高个子男生(先称他为C学生)冲进办公室,站在我的桌边哭着,并大声的说:A同学他打我,看,他把我的脸都打红了,我要找我爸,老师,你给我电话。我忙安慰他说:你别着急,告诉我怎么回事,我看能不能处理的让你满意,如果不满意,再请你父亲过来,我看你伤还没那么严重,可以耽误一点点时间吧。他同意了,接下来我就向他了解了整个过程,据C同学说,早上大家都刚到教室,他跟A同学开玩笑说话,结果A同学很凶地冲过来就给了他一拳打在他左脸上,力量很大。听到这我心里有了底,一定是C说的话伤了A同学,从外形上来看,A同学比C要矮很多,气质上也比较文质彬彬,能让A动起手来,一定是被激怒了,而这个年龄被激怒的,最主要还是面子问题,再一问,果然,A同学早上来时,额头上包扎着一块白色的纱布,头上再捆绑一圈纱带。而C同学正是针对他的包扎开玩笑,而且玩笑话说得比较过份。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我这样问了C同学,我说如果是你头包扎着纱布,你早上会来上学吗,C同学楞了一下,想了想,说,我肯定不会来,好难看啊。那你觉得A同学能来学校是不是也要鼓起勇气来,C同学点点头说那肯定,谁都不想被别人笑话啊,我又说,那你开他的玩笑不正像火上浇油吗?C同学沉默了一下,承认说,是,我不对在先。我接着说,当然他动手打人肯定是不对的,我们现在就去找他来。当A同学到办公室时,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显然以为我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批评他,他硬着头侧身站着,不说话,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A同学,你受伤了,今天还能坚持来上学,真不容易啊。接着,C同学也说话了,他是这样说的,小A,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的想法,开你的玩笑,首先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这个时候,A同学也楞了,他确定没想到反而是C给他道歉。可以看出,他脸上的表情马上放松下来,并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说,打人的人是我,我不该太冲动,你去看医生,所有的费用我承担。此时我又说了:C同学想找他老爸来,你们看呢。C同学忙说不用了,A同学说请家长来吧,我给他家长当面道歉。我说:今天这个事情,我还是要请C同学的爸爸来一下,现场了解情况,同时我还要在班上跟大家通报一下这个事情,也请你们两个人各写一份事情的反思,还有什么想法没有,他们都表示同意老师的处理。

接下来,我让他们平静一下心情,并询问能不能坚持上课,这样,两个人都去上课了。我跟着及时给C的家长打了电话,请他过到学校来,把事情讲给了他听,并让他见了A和C,没想到家长也很通情达理,非常赞同我的处理,并提醒自己的孩子要学会关心他人。

整个处理过程只花我大概一个小时时间就结束了,我感觉很有效(双方包括家长都满意)也很省时。从这里也看到小孩和家长的

再下一周的班会课上,我给全班同学通报了整个事件,并分析了对这件事情我的看法:我们每人到学校来学习,不仅要学会文化知识,还要学会与他人相处的能力,关注他人的感受,关心他人,也是我们与他人相处最重要的手段;

这个事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给我的感受和印象很深刻,也提醒我相似的事件有着不相似的解决办法,怎样有效,还需班主任用心体味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