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 调 育 人

标签:      2016-11-29 11:08:42
文章来源 / 原创
文/office

     

曾志坚

学生毕业那天,有位班主任很激动,给学生说了一大堆,结尾是:“同学们,这三年来,不仅我改变了你们,你们也深深的改变了我啊!是你们,使我再也不愿意做班主任,甚至使我失去了对老师这个职业的信心。”

这是一位多么无奈的教师发出的多么无奈的声音!当前,学生越来越难教了,已成为所有教师们,特别是班主任们的一个真切感受。很多教师即使鞠躬尽瘁,往往还是如履薄冰,最终下场是垂头丧气。以至于出现,教育专家和教育行政领导埋怨校长,校长埋怨教师,教师埋怨学生的局面,让很多教师心里压着一股火气,反过来变成一种指责,“校长你来试试”“领导你来试试”“看你怎么样”“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在学校上下,教育内外常被一种怨气所笼罩。更有甚者,有的教师可能会因为一个或几个学生的捣乱,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背负着非常沉重的精神压力,同时还有寝食不安的担心。在这样的心情下工作,教师们如何才能静下心来?

要改变目前这种现状,恐怕是一个庞大的、系统的工程,在短期内我们也不可能寄予太多的期望。作为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我们纠缠于埋怨或指责之中,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我们也不能指望着,当所有的学生都好教了,我们才去思考我们的工作。当前,我们需要做的是,冷静地思考一下,客观地分析学生为什么难教,哪些是我们可以尽力改变的,哪些是我们当校长、当教师的无能为力的。我们可能改变的,我们就努力去做,让它尽快改变;我们无能为力的,应该有一个足够的思想准备,心平气和的接受现实。所以,把学生难教的原因搞清楚是有意义的。

据我的分析,学生难教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现在的学生与以前的学生大不同了。以前的学生虽然也有顽劣的,也有不读书的,但总的说来对老师还是有些敬畏感的,对老师和老师的教育还是接受的,至少是敢怒不敢言。然而现在的学生确大不同了。现在有不少学生,对老师即无敬也无畏,自己不遵守学校的纪律,不好好读书,做错了事,老师还说不得,一批评他,要么不理不睬,要么头扭到一边去,更有甚者,老师还在说话,他却掉头就走了,任你老师怎样叫,他理也不理,扬长而去。如果哪个老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与学生有身体接触,学生张嘴就喊:“老师打人”,搞得老师顿时哑口无言。现在的学生你说他不懂什么 ,他又好象什么都知道,你说他什么都懂,他又的确不懂的很多。总之,现在的学生管理起来有点难。

第二、现在的家长也不同了。以前,家长和老师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对于学生的教育和管理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小孩好。现在大多数家长与老师还是一致的,但也有不少家长确不一样。以前的家长对于老师还是有几分尊敬的,对于老师这个职业还是有几分羡慕的,但现在确大不一样了,有不少家长就是把学校和老师当保姆,把孩子往学校一放,一切都是你学校和老师的事了,出了事,是学校的责任你学校担,不是你学校的责任也要你学校和老师担。以前老师打了学生,只要不是太重,没有什么问题,家长会说打得好。现在,在体罚和惩罚说不清道不明的时代,你要是打了学生,那风险就会伴随你,就要看你的运气了。家长和老师本来是合作的关系,现在变成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关系了。

第三、现在的社会大环境也变了。现在家长溺爱孩子,社会也溺爱孩子。现在的孩子做什么都可以,无法无天,老师不能说,说了也无用,因为你老师对于他们没有什么好办法。现在有中学生守则,有社会行为规范,但学生不遵守,你又能拿他怎么办?不能怎么办,只好随他去了。“年轻人犯错误,上帝也原谅。”那学生犯错误就更不用说了,只能原谅,除此之处,还能有什么办法?问题是我们老师不是上帝,我们是人,是普普通通的人。一部《未成年人保护法》不能说不好,也不敢说不好,学生的权益应当保护,但犯了错总归是要负责的吧。因此,不应该只有保护法,还应该有学生对自己行为负责的法规。我们不能太左也不能太右。

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在教育学生、处理问题前,一定要先了解学生性格,清楚学生类型,有的放矢,因材施教,否则吃力不讨好。我把学生分四类:

第一类:不用教育的。此类学生家庭教育好、学生自我反省能力极强,问题一般能够自己解决。此类学生最多可能只需要老师的一个鼓励或暗示而已;

第二类:教育后有效果的。此类学生家长配合、学生希望能得到老师的教育,但毅力不够,自觉性较差。此类学生,老师应该有计划的、有步骤进行教育;

第三类:教育后微效果的。此类学生家长对教育不够重视,学生虽能够接受老师的教育,但毅力、自觉性很差。此类学生,老师要天天时时刻刻进行教育。

第四类:教育后有负效果的。此类学生一般有家庭问题、学生心理也有些问题,老师最好慎重对待。

做教师是件辛苦活,做班主任更是件辛苦活。如果现在还不考虑如何让自己做教师轻松,以后真的没法活。如何让自己轻松?据我观察,有两种途径:

一是走行政路线。珍惜生命,远离学生。教书有风险,从职需谨慎!做上中层领导,就只用带一个班了,风险减半;做上校级领导,顶多客串一下副课,风险基本归零。走行政路线是以进为退,做了领导,不用自己教书,只管别人教书,不用亲自育人,只管别人育人,当然轻松。走行政路线是脱离苦海的不错途径,但僧多粥少,勾心斗角,此条路线非一般人能走。

二是走学生路线。“生本”思想,就是以生为本。全面依靠,引导自觉,关注状态, 养成习惯。把自己的教转化为学生的学,实现不教而教;把自己的批转化为学生的评,实现不管而管,这才叫彻底解脱。走学生路线是以退位进,让自己退居二线、让学生成为班级的主人,让学生不需要你的批评教育,而自我管理。走学生路线是脱离苦海的最佳途径。

上善若水,教育如水。一、自己活动,并能推动别人的,是水。教育者的修炼之路是:以生命面对生命,以灵魂唤醒灵魂;二、经常探求自己方向的,是水。教育者的修炼之路是:主动发展,勤奋上进,有目标,有计划; 三、遇到障碍物时,能发挥百倍力量时,是水。教育者的修炼之路:坦然面对困难,不抱怨,不推卸责任,在困难与挫折中反思自己,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 四、以自己的清洁洗净他人的污浊,有容清纳浊的,是水。教育者的修炼之路:包容;五、汪洋大海,能蒸水为云,变成雨雪,或化而为雾,有凝结成一面晶莹明镜的冰,不论其变化如何,仍不失本性的,是水。教育者的修炼之路:保持本真而高贵的内心,把自己放到一个“无用为大用”的姿态上,无我是教育者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