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管理——不与学生在细节上纠缠

标签:      2016-11-29 07:49:07
文章来源 / 原创
文/office

模糊管理——不与学生在细节上纠缠

刘远娴

我这里提出的模糊管理,其核心思想是不与学生在细节上纠缠。

班主任一旦与学生在细节上纠缠上了,就会被细节问题转移视线,导致本该管的事情没有管,而不该管的事情纠缠不清。

管理工作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它不能像精细化的技术工作一样,能精确到零点零零几。在不能精确的情况下,如果班主任一味去追求精确,就会浪费很多时间和精力,降低管理效率,造成教育管理无的放矢。

所以,当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应该权衡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问题?

班主任需要一双慧眼,能看清楚什么问题该管,什么问题不该管,什么问题必须马上管,什么问题又必须“拖延”管,什么问题可以“模糊”,什么问题又“模糊不得”。

这是一个班主任的专业素养,也是一个班主任的教育智慧。

根据班级管理的实际情况,我认为:可以在以下四个方面实施“模糊管理”。

一、模糊时间,关注事件。

课间迟到

我们班的罗程课间喜欢到小卖部去买东西,导致课间经常迟到。

这不,这一次又迟到了,纪律委员报告,课间迟到5分钟,根据班规要写500字说明书。

但罗程坚持自己只迟到3分钟,所以只需写300字说明书就够了,两个人就这个问题发生了争执,最后交到了我这里。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五分钟还是三分钟?我能断清吗?可能会有点困难。我们都知道,手表是一个机械,机械的东西,都有误差,根据物理学的观点,误差是客观存在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可能是纪律委员的表有误差,也有可能是罗程的表有误差,还有可能是两个人的表都存在误差。

那么,查清楚时间是不是工作的目的?

显然不是,追究课间迟到才是我的真正目的。

如果我们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不直奔目标,而在半路上转了弯,那么走得越久,就会离目标越远。花费的时间越多,管理的效率也就越低。

罗程课间迟到的这件事,班主任一旦在“三分钟还是五分钟”这个问题上与学生纠缠不清,就会在无意识中转移视线,等到你把时间弄清楚了,罗程已经对“迟到”没有“负疚感”了,如果他赢了,他可能还会有“胜利”的感觉。

这样一来,整个事件的性质都变了,成了对时间的调查和核实了,而原来的本意,对课间迟到的追究,就在无意之中被转移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模糊时间,关注迟到。

我对罗程说:

第一,班级规则是这么制定的,咱们服从“裁判”,所以你必须要写500字说明书。如果你认为纪律委员有失公允,那么你可以提议对她的执法情况进行信任投票。

第二,在写说明书的时候,我建议你回答三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迟到?课间迟到有什么弊端?今后你打算怎样避免迟到?

罗程写完说明书以后,我再跟他交流的时候,他已经认识很清楚了。

二、模糊对象,关注现象。

“自首”还是“辩解”?

一次上课,我转过身去在黑板上书写,突然听到下面有笔敲击课桌的声音。

我没有转过身来,而是继续书写,只是说:我们的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意外,当你正凝神聆听天籁之音的时候,却忽然有一个噪音传来。

林高畅说:钢笔坏了,写不出字来!

我微笑着问:你这是“自首”还是“辩解”呢?

旁边的袁勇说: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很多同学脸上都挂着会心的微笑。

后来我想,如果当时我转过身来,大声追问是谁在敲击课桌,林高畅会站起来承认吗?我不敢肯定。

而如果没有人站起来承认,而我又已经追问是谁在敲击课桌了,局面一旦僵持,怎么办?继续调查,那我这课还上不上?如果不继续调查,我怎么下台阶?

如此一来,我就进入一个两难境地,骑虎难下。

那么,这个学生为什么会敲击桌子呢?

我当时分析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无意中弄出了声响;

第二种,虽是有意弄出了声响,但属不得已而为之;

第三种,故意挑衅。

如果是前面两种可能,则对象是谁并不重要!一方面是本身这种行为对课堂的影响不大,另一方面也实属“情有可原”。所以,就没有必要调查清楚对象是谁,再进行责任追究。

如果是第三种情况,故意挑衅,那么这个人就不会只挑衅一次,他会接着进行挑衅。

所以,分析这三种情况,暂时都不需要把对象追查出来。但课堂上既然已经出现了这声响,而且全班同学都听到了,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必须提醒注意。如果是前两种情况,提醒注意之后,学生就会自觉收敛,如果是第三种情况,等到学生继续挑衅时,再追究也不迟。

所以,我就采用了模糊策略,调侃了一句。没想到的是,林高畅就主动承认了。

三、模糊个别,关注整体。

刚毕业的时候,我总会为了那几个上课爱讲话的孩子,几个不交作业的孩子和几个爱惹事的孩子烦,为此我花了很多时间,天天找他们耐心细致地谈话和交流,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并且都落实到位了,虽然后进生都能低头认错,但他们原来怎样还是怎样,效果不明显,班风也在几个后进生的影响下在渐渐变坏。后来我参考了一些教育书目,才意识到我的教育方向不对。

班级整体变样了,这是整体的班风和学风变化的问题。我施力的方向是那几个后进生,结果是后进生的态度很好,低着头,承认和答应得很好,但就是做不好。

这是一个完全凭直觉做出的判断,班级整体状况不好,主要是由几个后进生造成的,所以,要扭转整个班级的班风,就必须教育好那几个后进生。

问题的关键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谁是当务之急?是教育好那几个后进生?还是迅速扭转班风学风?

很明显,只关注那几个后进生,老师花很多力气,即使他们一个个都能按时完成作业了,也不可能从整体上扭转班风学风。

经验证明:教师如果只看到个别现象,不关注整体,一味对后进生施力,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其结果往往是后进生越来越讨厌学习。“堵”是堵不住的,明明堵不住,教师还拼命去堵,所以教师就会很累。

因此,正确的做法是:老师应该将施力方向反过来,往培养优生上施力,在班级培养一批能够真正带动班风学风的优秀学生,然后通过优生来营造班级勤钻研、你追我赶的学习氛围。这是“引”的办法,让一部分人来带动另一部分人,很多人都这么做了,在一个集体中往往就会出现“从众效应”,把后进生也带动起来。

这种策略叫:模糊个别,关注整体。

三、模糊动机,延后教育,关注转化。

又是林高畅,他是一个比较叛逆,不太讲礼貌,比较冲动,比较倔的孩子,常常惹事。

周一开全校表彰大会,会开到接近尾声,他就抱着两本课本说想上厕所。我说上厕所你抱着书干吗?再说会也差不多开完了。他一看我不让他走,一屁股坐在同学让给我坐的位子上(班长坐在升旗台左侧领奖状了,空了一个位子),叫也叫不走,还振振有词地说,谁叫你不让我上厕所,那我就坐在你这。真令我哭笑不得。后来我马上意识到不能在那里跟他纠缠,越纠缠,越下不了台。于是我马上说,你都把我当哥哥姐姐了,哈,还跟我耍赖哩。正好,坐完可以帮我把椅子搬回去。虽然最后椅子是班长搬回去的,但毕竟缓解了当时的紧张气氛。然后回到班里,我再跟他认真地谈了话,原来他是想早一点走,上走廊没那么挤。最后他也意识到不能违反校规,应尊敬老师。